關於部落格
  • 16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OFF學 張艾嘉:付出讓心變得更寬闊

 

天下雜誌   / 採訪整理/鄭淑儀 攝影/楊煥世

 
近年來,張艾嘉最知名的身分,不是導演、演員、產品代言人,而是台灣世界展望會的終身志工。她最怕別人讚揚她在做善事、義舉,因為哪一種工作對她來說,都只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。 我在一九九三年,第一次跟著世界展望會去非洲。我帶了攝影師,拍了一些畫面回來。在剪片子時,心裡的感觸很強烈,而且有很多的疑問。看到那些我曾經見過的臉孔,我不曉得他們的前途是什麼?我到底幫他們多少?這些疑問,讓我覺得我這個工作必須要繼續。 在這當中,無力感是一定有的,特別是當我做到第三年的時候。後來我終於明白,我自己其實是最沒有資格說「我很無力」的。因為每一個站在最前線的工作者都不斷付出、沒有停過,而我只是站在後面,每一年只去一次,呼籲,我有什麼資格說,「啊,都做不出成績」呢?我很清楚這一點的時候,就再也沒有說過任何無力的字眼了。 天跟地之間的小分子
我們住在台灣、尤其是台北的人,很少感受到天跟人跟土地的關係。到了非洲,我很強烈的感受到我站在一大片的土地上,抬頭看到一整片星空,我們只不過是在天跟地中間的一個小分子,自己有什麼了不起呢?所以我常勸很多人要出去走走,有機會去到那樣的地方,你的心就會變得很寬闊。 我只是怕我自己年紀愈來愈大,反而沒有以前的那種膽子。我以前是完全搞不清楚有多危險,像我去索馬利亞、獅子山共和國、迦納,都是戰亂的地方。當時我們被警告要小心,因為隨時都會有突擊,敵軍都藏在小小的草叢裡,一站起來就開槍;也有遇到難民從船上一大批地湧上來,小孩子打架,我還去拉架。 你不祈禱都很難
我去看截肢營,就像「血鑽石」這部電影裡演的一模一樣。七、八歲的小孩就開始打仗,他們被迫吃彈藥,吃彈藥之後神志就不清了,眼睛就紅了,腦子不清楚,拿槍出去就亂殺,他們殺過自己的家人、同胞,他們根本搞不清楚誰是自己人、誰是敵人。那些被救出來的孩子,每天都做惡夢。我跟展望會出去,從來都不談宗教的,我看完這些孩子的時候,我跟展望會的會長說,「會長,你可不可以帶我們一起祈禱?」那一分鐘,你不祈禱都很難! 外蒙的經驗也很特別。那裡多數時間都是很冷,失業的人很多,許多小孩很小就變街童。他們的暖氣系統是從地底下的水管排熱,孩子們就鑽到修水管的地洞裡取暖。 我下到地洞聽小孩講話,他是用蒙古語言講的,我聽不懂,但他講話的那種感覺跟環境,卻讓我掉眼淚,怎麼可以在那種地方住呢?漆黑的,那麼多奇怪的昆蟲、可怕的東西,最可憐的是,有時候水管會爆掉,那是會燙傷人的。 我在那裡看到一對很漂亮的雙胞胎姊妹,我又成了他們的長期資助人,加上原本的一個,我一口氣在蒙古就資助了三個,其他還有在非洲、中國大陸、印度,每次去就會多幾個小孩。 我們可以把生命當作一個分享的過程,因為我自己常常被分享到很多快樂,面對困難的時候,常常找人訴苦,分享苦悶。 所以,希望大家用分享的心情,分享別人的苦悶,當他們成長的時候,也可以分享他們的快樂,這種分享的心情,就會變成一種生活方式,你自然而然就會去做一些幫助別人的事情。 本文章由「天下雜誌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天下雜誌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